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巴中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14:58:3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巴中白癜风医院,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那家比较好,札达白癜风医院,山东白癜风会遗传么,屏东白癜风医院,广东治白癜风的偏方,南靖白癜风医院

  我今年62岁,“读”龄却有54年了。究竟读了多少书不知道,但却积攒了17万多张读书卡片,坐拥一个两万多册书籍的“宅书城”,出版了9本书、发表了5000多篇稿件,讲了130多场课,目前仍担任大连市委党校客座老师。而且,眼不花、耳不聋,依旧每天两小时读书、平均每天两小时写作雷打不动。现在,我就在这里晒一晒我的一些读书“糗”事。

  我自小读书成癖,闻着书香,就陶然如痴。上小学时,我是“小人书”摊上的常客,不吃不喝可以看一天。那时候我们家虽然住在瓦房店县城里,父母都是双职工,但日子仍然过得很紧巴。对于我这样一个喜欢读书的孩子来说,不敢奢望有很多书来读,但对读书的渴望却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日俱增。我常常在吃饭的时候还捧着书在读,有时看书入了迷,嘴里夹着筷子含着饭就忘了咽,为这经常挨父亲的筷子打头提醒;晚上,为了省电,我会一个人跑到路灯下去看书;还从住在农村的爷爷家带回一盏小煤油灯,作为夜读的必备工具。

  小时候,我最羡慕的工作就是将来能当上一名新华书店或县图书馆的职工,那样就可以不花钱也能天天看好多好多喜欢的书了!11岁那年,为了买一套心仪已久的《敌后武工队》《三国演义》连环画册,我实在忍不住,偷了家里的5元钱,被母亲流着泪暴打了一顿,3天没有起来炕。5元钱,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足以让一个六口之家过上半个月衣食无忧的日子啊!那时候,我对读书简直可以用饥不择食来形容。竖排版繁体字的三国演义,连猜带读两天就能看完;至于向老师同学们借的书,基本上是当天借第二天就能还上。我还把270页的毛主席语录背得滚瓜烂熟;380页的工农兵学生字典也都翻卷了边。上中学后,我又成了新华书店和县图书馆里的常客。每当书店来了我喜欢的新书,买不起书的我,会一连几天睡不着觉,直到母亲叹着气把买书的钱给我。而在县图书馆,借书单里最长的一串名字就是我。就是到现在,已经80岁的当时的县图书馆馆长张馆长还记得我的名字。那时正值“文革”,图书馆里的好书绝大多数被“打倒”了,我就偷偷借一些“禁书”看。有的书实在太想“据为己有”了,就拿自己集攒的一些旧书与同学们交换。对不易借到的珍贵书籍,我就效仿古人,用蘸水钢笔一字一句抄录下来。至今,我还珍藏着冯雪峰著的《文学底本质》、蘅塘退士选编的《唐诗三百首》、秦似编著的《现代诗韵》、马国凡、高歌东编著的《歇后语》等“手抄本”。

  1974年上山下乡,我用发给每个知青的120元“安家费”,到新华书店买了整整200本书,装了满满一个大木箱。1976年,我应征入伍来到黄海前哨某守岛部队,在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,紧张的施工训练之后,读书、写作成了我最大的业余生活。随着阅读量的日积月累,我的藏书也日益丰厚。及至准备结婚时,我从岛上搬下四个大木箱,装的竟是整整800本书。文/桑文武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得了白癜风吃什么药有效